当前位置:上海华开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搞笑谁在说谎
谁在说谎
2022-11-02

上海滩有个聪明人,叫大康,大家都说他精通各种旁门左道的本事。还好,大康为人仗义,倒也有不少朋友。

这天,大康接到一个电话,是庄少爷打来的,在那头儿大倒苦水,说父亲罚他闭门思过半个月,他在家里快憋疯了,本来前一天,父亲去了北平,自己以为能自由了,没想到父亲一天打好几个电话,声称只要电话里找不到他,就加罚半年不许外出。

大康一听,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说:“小事一桩嘛,你放心,我有办法,你爱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,我保准你父亲根本就不知道你出去过。”

庄少爷精神一振,忙问他到底有啥好办法,可大康存心吊庄少爷胃口,笑嘻嘻地说:“天机不可泄露,明天我就过去,见了面再说吧。”

庄少爷十分高兴,说:“行,正好我刚淘了块玉佩,说是宫里传出来的,至少值十万大洋,等你来了叫你开开眼。”

本来大康是打算第二天去的,可这玉佩勾起了他的好奇心,他还没见过这么值钱的东西呢!放下电话,他干脆直接动身,晚上七点,就到了庄少爷的别墅。

可没想到,别墅大门紧闭,按响门铃后,半天没人开门,里面还传来几声吼叫,听声音像是庄少爷另外的两个朋友老刀和周四平。大康心里一紧,莫不是出了什么事?他当机立断,三下两下攀上大门跳了进去,待他闯进屋里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屋子里,老刀和周四平一个眼睛乌青,一个鼻子流血,正喘着粗气对峙。庄少爷仰靠在椅背上沉睡不醒,四只大狗烦躁地低吼着,围在庄少爷身旁,警惕地望着他们两人。

庄少爷喜欢狗,弄了四只牛犊子一般大小的獒犬,训练得很听话,除了他喂的东西,别人给什么它们都不吃。大康他们经常出入他家,虽然这些狗不听他们指挥,但也知道他们是主人的好友,对他们还算友好。

大康看出来了,庄少爷被人下药了,但看样子没有性命之忧,只是不知道,是哪个下的药?

见到大康,周四平和老刀都露出惊讶之色,老刀脱口问道:“大康,你不是明天才来吗?怎么现在就到了?”

周四平却如见到救星似的叫了起来:“大康,老刀想抢那块玉佩,用药把庄少爷迷倒了。”

原来是那块玉佩惹了祸!庄少爷什么都好,就是没有防人之心,果然引人眼红了。老刀原是混帮派的,半年前,跟人争夺地盘时,被打得一蹶不振,现在跟在庄少爷身边讨口饭吃,大康一直防着他,所以听周四平这一说,他心里立刻信了六成。

“别信他的,大康,你看我老刀是那种无耻小人吗?”老刀涨红了脸大喊,“这家伙想钱想疯了,要不是我老刀有两下子,早让他扎死了。”

大康顺着老刀指的方向看去,见地上有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,显然是还没来得及见血就被打飞了。老刀的话提醒了大康,周四平不过是个夜总会的调酒师,靠着心灵手巧,把调酒变成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杂技。恰巧庄少爷十分喜欢调酒艺术,就跟他做了朋友。十万大洋对周四平来说是个大数目,他大有可能见财起意。

大康有些头疼,不知道他俩究竟谁在撒谎。他故意说:“这事儿简单,叫醒庄少爷一问便知。”

听了这话,两人不约而同地表示同意。

大康心里苦笑,知道自己的试探失败了。庄少爷是被迷翻的,就算叫醒他,他也不知道是谁下的药啊!最关键的是,如果真有人敢去碰一下庄少爷,不被那些大狗生撕了才怪。他试探的目的,是想谁同意他叫醒庄少爷,谁就是想让狗咬自己,也就是那个见财起意的混蛋。没想到,两人都同意了。

大康缓缓地说:“不就是为了玉佩吗?这事儿简单,你们把口袋都翻过来,玉佩在谁那儿,谁就是那个见利忘义的王八蛋。”

周四平苦笑,朝西墙角努努嘴,老刀嘟囔着说:“我扑倒这混蛋的时候,玉佩飞过去了,也不知道摔没摔坏。”

周四平大怒:“是我扑倒你的时候,玉佩从你手里飞出去的。”

大康走过去打开盒子,见玉佩安然无恙。这时周四平和老刀兀自争执不休,就像演戏一样。

此时,大康心里升起一个可怕的怀疑:有没有可能,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同伙,只不过是拿了玉佩后都起了贪心,迫不及待地内讧,才被他堵到这屋里的?可随即他就打消了这个怀疑,如果两人都不是好东西的话,没理由只带了一把匕首。

大康挠了挠脑袋,随口说道:“要不这样吧,你俩也别摆着架势挨累了,都后退,坐下歇会儿,等庄少爷醒来再说。对了,庄少爷被下的是安眠药还是什么蒙汗药?”那两人对他的试探无动于衷,都说不知道。

于是大康又问,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。这回周四平抢了先,说他听说庄少爷被关在家里,就来陪庄少爷说说话,也顺便来看看玉佩,恰好老刀也在。后来他去了厕所,出来后一眼看见庄少爷昏了过去,而老刀拿着玉佩盒子急匆匆地往外走。他偷偷地从后面突袭老刀,玉佩盒就在那时飞了出去,老刀仓促掏刀,被周四平一脚踢开。两人正对峙着,大康翻墙进来了。

老刀听得怒瞪双眼:“见过无耻的,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,大康,他说的过程全对,就是把他换成我、把我换成他就更对了。”

大康正寻思着呢,老刀大吼一声:“老子不陪你们玩了,大康你爱帮谁就帮谁吧。”然后他猛地向周四平发动了攻击。

这一瞬间,大康做了决定,几步跨到老刀身后,死死地抱住老刀,周四平几记重拳击在老刀脸上,老刀像只破口袋一样软倒在地。

大康刚想说什么,周四平已经捡起匕首对准了他,得意地说:“都说你大康聪明,没想到还是被我骗过了。我不想再像耍猴一样,每天给那些有钱人表演了,拿了这块玉佩后,我就远走高飞、隐姓埋名,好好过我的下半辈子。”

大康直视着他的眼睛,嘲讽地说:“你这个聪明人还想怎么样?杀了我们灭口?”

周四平的得意不见了,一脸失落地说:“大康,大家朋友一场,你们没因为我身份卑微瞧不起我,我心里一直很感激你们。我也是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,绝不敢害了兄弟们的性命,要是那样的话,让我出门被车撞死,死了不得超生……”

他越说越激动,连眼睛都红了。大康见他颇有悔意,叹了口气,说:“四平,你和庄少爷聊天的时候,他一定跟你提过,说我有办法对付他父亲的电话查岗,你不好奇我有什么办法吗?”

周四平定了定神,疑惑地说:“什么办法?”

大康悠悠地说:“如果在电话里,有人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庄少爷的声音,就有可能骗过他父亲,恰好,我精通口技,很容易就能做到这一点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周四平脸色大变,瞬间想起了一件可怕的事情:庄少爷家里有个木头人,用来训练那些大狗,庄少爷喊哪个部位,狗就扑上去咬哪个部位,而现在,大康就可以模仿庄少爷的声音命令这些狗。

只听大康模仿庄少爷的声音,喝道:“大黑、二黑—”

那两只最大的狗闻声而起,警惕地发出“呜呜”的低吼声。大康轻声说:“四平,别再继续错下去了。”

周四平露出绝望之色,长叹一声,扔下了匕首,不甘心地说:“我这是百密一疏啊,没想到你突然赶来了。既然你能命令这些狗,刚才还跟我们废那么多话干吗?治住我们不就什么都知道了?”

大康说:“那时候治住你们,如果你嘴硬到底的话,就没办法知道是谁想拿玉佩了。虽然你表演得不错,但我一直觉得你好像心里有鬼,所以我帮你制住老刀,让你自己露出本来面目。四平,庄少爷对你不薄,你这次太不应该了。”

周四平脸色惨白,“哇”地一声痛哭起来……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